立即戒煙
影響、操控及欺騙

薄荷醇正是大煙草商吸引黑人成癮並致命的首要方法

發佈於 May 13, 2022
Photo with no alt text

在進入1970年代後,我仍然清晰地記得在奧克蘭體育館的Kool爵士音樂節上看到馬文·蓋依(Marvin Gaye),並想著 Kool 香煙願意支持我們的藝術家是多麼棒的一件事。當時我只是位青少年,並未將大煙草商的贊助、產品贈品及金錢與這些只是讓黑人族群迷上薄荷醇香煙之總體計劃中的一部分相互關聯。他們以支持黑人社區,來掩飾其掠奪性地針對及招攬目標客戶。他們將這種致命產品與黑人天生「酷感」相聯結的能力,造就其真正的營銷勝利。

薄荷醇長期以來一直是煙草商招攬客戶的工具,已用來被添加至香煙中近一世紀之久,以掩蓋煙草的刺激苦味,使煙霧感覺更順暢、更容易吸入,但這種輕鬆容易卻必須付出代價。薄荷醇的順滑度使吸煙者將煙霧吸入更深,因而有害顆粒也會在肺部沉積至更低處。此外,薄荷醇香煙也更難戒除,薄荷醇香煙使用者的戒煙成功率也較低。

2019 年是《煙草控制法》(ACT)通過十週年,這是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立法,除其他事項外還禁止所有口味均包括在內的口味香煙,但唯有薄荷醇除外。雖然該法案旨在阻止煙草商利用甜味誘餌及誘人口味以吸引新一代對香煙上癮,但這個法案卻沒有做到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禁止銷售薄荷醇口味香煙。

是的,《煙草控制法》對幾十年來一直致力於打擊煙草商的我們所有人來說,是一項巨大的勝利,但將薄荷醇香煙從最初的立法中排除,卻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挫折,任何對於黑人吸煙者有愛的人都知道這一點。

大煙草商希望我們相信,這種豁免保留了吸煙者的選擇權,特別是對於使用薄荷醇香煙比例更高有色人種社區而言更是如此。例如,在加州有70%的非裔成年吸煙者吸薄荷醇,這是在所有群體中使用率最高的族群。大煙草商正在利用選擇作為煙幕彈,以隱匿薄荷醇是他們用來吸引新顧客上癮最佳工具之一的事實,而且,大煙草商拒絕放棄薄荷醇及黑人顧客。

讓我們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自《煙草控制法》簽署以來,雖然的確讓近年來美國的香煙使用量有所下降,但薄荷醇香煙的銷量卻穩步增長,尤其在年輕人和新吸煙者中更是如此,這與《煙草控制法》的預期效果恰恰相反!

我們原應慶祝的里程碑,是如果薄荷醇香煙禁令於2011年生效,至2050年將可挽救 3萬2千多人生命。雖然黑人僅占美國人口的10%,但在這些獲救的生命中會有三分之一是非裔美國人。這個巨大的差異證明幾十年來掠奪性的煙草商針對目標的有效性。薄荷醇香煙正是為何非裔社區在美國任何種族或族裔群體中,經歷與煙草相關死亡最大負擔的主要原因。煙草每年殺死的非裔美國人,較艾滋病、酒精、車禍、非法毒品、謀殺及自殺的總和還要更多。

值得注意的重要之事,就是薄荷醇銷售禁令並未將吸薄荷醇香煙的個人定為刑事犯罪,也不會懲罰幾十年來一直被煙草商盯上且使用這些致命產品的吸煙者,禁令只是為了阻止銷售。這些煙霧背後的真相,就是煙草商正在努力阻止銷售禁令。據估計,該產業對於非裔社區每年貢獻的金額高達2千5百萬美元。希望我們的大眾會比70年代更加明智,而且,我們也深知煙草商試圖買什麼…那就是我們的未來。

撰寫:非裔全州協調中心項目總監Carol McGruder

卡蘿爾·麥格魯德(Carol McGruder)是加州煙草控制經驗的資深人士,曾擔任眾多職務顧問,最近擔任非裔美國人煙草控制領導委員會(African American Tobacco Control Leadership Council)的創始成員及聯合主席。2017年,舊金山全國有色人種促進協會曾表彰麥格魯德女士的社區活動。她亦是對於煙草控制社區活動富享盛譽之杰斐遜獎的獲獎者,也是2007年美國遺產基金會「年度社區活動家」之國家獲獎者。

按主題探索

煙草商目前耗資數十億美元在狡詐的營銷策略及政治影響力上,即使造成死亡與疾病也要獲利。
了解詳情
即使對於不使用煙草的人,也可能產生致命的後果。
了解詳情
煙草商稱孩子們為「替代客戶」, 而大煙草商更判處他們終生成癮與疾病。
了解詳情
具有種族主義的煙草商,策略性地以特定社區為目標,提供致命的產品及操控性的信息。
環境破壞
有毒煙草廢棄物及塑料污染所帶來的環境破壞與健康風險,無人能免受其害。
了解詳情
Photo with no alt text

追究煙草商責任

對於其他有害產品,加州已在保護大眾避免受到侵害,現在正是該以同樣標準對待煙草商的時候!